(11月10日讯)虽说独中係华社所办,但一直以来独中校园之内都不乏其他友族老师及同学们。我们在这一校园内同工作、同游戏、同学习,因为“…文化的交流,习尚的相染,把界限完全泯灭,而成为一家人…”。也因为如此,我们同庆佳节时,亦无所谓什么族群与肤色,仅仅只是因为我们同为马来西亚国民。值此屠妖佳节,我校家协理事会副主席黄志伟老师及福利陈伊琳老师也特于昨日回校,与教职员工们共庆屠妖节,并为19名印裔教职员工送上总价值近千的红包。

(11月12日讯)进入校门以后,迎面而来的便是为代代日新人,甚至是本埠一众居民所熟悉的日新钟楼。这一屹立山脚之下近六十年之久的老钟楼,虽也曾沉寂十余年之久,但却又不曾被人们所忘怀,一张又一张的合影里,一首又一首的骊歌内,一句又一句的回忆中,都不乏它的身影。 但鲜为外人所知的是,其实在钟楼之后还有着那么一道连接敬爱楼、行政楼及勤朴楼的走廊。董事、校内从事校史工作的老师们总习惯地把它称为「校史走廊」,因为连接敬爱楼与行政楼的南翼部分早在百年校庆时就被改建成了如今的校史厅,以七个部分展览着百年日新的一路艰辛;经常穿梭于其中的师生们则是习惯把它称为「天桥」,正如它悬在行政楼后,连接两栋校舍的架构与其最初的功能那般,通俗易懂。 至于商美班的同学及美术组的老师们,则习惯性地把它称为「空中艺廊」——天桥始建成时恰逢学校大力发展艺术教育及联课活动。加之,彼时的商美班作品愈发成熟,2013年的高三商美班更是在高中统考美功科中囊括所有的表现特出奖(全国十大)。因此,天桥在建成不久以后,便成为了商美班同学们的「画廊」,一幅幅的画作被悬挂在天桥之上,同学们的作品逐渐从课堂上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而这也就是为什么2015年中旬到访我校的台湾地区侨务委员会代表陈美吉老师在经过走廊时,会将这一悬在钟楼背上,西有洋红风铃木,东面督坤山,内有艺术作品的天桥称为「空中艺廊」。 随着年末已至,商美班同学也于日前为「空中艺廊」重新筛选作品,上新了一批画作,并邀请全体有兴趣的师生于复课返校后到天桥欣赏。

王水佑先生移交RM 5,000及50,000只口罩于我校,并由署理董事长拿督黄维忠先生代为接领。左起为我校王美贞副校长、王桢文校长、董事局总务拿督杨云贵先生、署理董事长拿督黄维忠先生、王水佑先生、副董事长高级拿督王国山先生、副董事长拿督吴云祥先生、钟镒伸副校长。

王水佑先生移交RM 5,000及50,000只口罩于我校,并由署理董事长拿督黄维忠先生代为接领。左起为我校王美贞副校长、王桢文校长、董事局总务拿督杨云贵先生、署理董事长拿督黄维忠先生、王水佑先生、副董事长高级拿督王国山先生、副董事长拿督吴云祥先生、钟镒伸副校长。 (11月10日讯)「这是自疫情以来,学校收到单次捐赠数量最大的一批口罩。这批口罩对于老师及同学们而言,无疑是一次不小的帮助」,署理董事长拿督黄维忠先生是于今日下午携热心人士王水佑先生到访我校时,如是指出。他也在其后的说话中,代表校方感谢王水佑先生在这艰难时刻,仍能心系华文教育。 随着疫情曲线攀升,我国活跃病例高居不下,半岛多地因此被迫再一次进入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状态,各地中小学也因此被教育部指示关闭,转为线上教学,居家已然成为一种常态。但后疫情时代终究会到来,教育领域将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面对一系列的不确定性,因此能够快速认识和适应新环境,学习如何与疫情共存,并且做到彻底防范,将为教育领域的发展带来保障。因此,我校自疫情以来,便借助旧经验努力在新环境中摸索,尝试在不明朗的局势中开辟出一条适合当前的教育模式。所幸,纵然这一路艰辛,但仍有不少热心华文教育,关心莘莘学子的热心人士、校友总是尽自己所能,为学校在疫情期间的发展尽一份力。 戴口罩作为防疫手段之一,自疫情来便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但也因为如此,能够有效遏制病毒传播的医用口罩成为了稀缺产品。为保障同学们能够在安全的环境中学习,热心人士王水佑先生于日前通过我校董事局向我校捐赠了50,000只医用口罩及RM 5,000的现金,以确保同学及教职员工们能够拥有充足的口罩。校长王桢文在受访时指出,相关的口罩也将按人数平均分配于所有返校上班的教职员工及明年度再返校的师生。  

(11月04日讯)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科技在教育领域的使用也愈发完善,创新的智慧教学模式更是逐渐地走入中学当中,与传统教学模式相互融合,成为未来的教育趋势。尤其,今年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显现了远程教学和再现数据互动的重要性。因此,为了鼓励更多的教育机构发展智慧教育,台湾科技领导与教学科技发展协会于今年8月份再一次举办智慧课堂创新奖暨科技领导卓越奖。我校数名老师也参与了本次的赛事,并在赛事中获得不俗的成绩。其中,陈伊琳老师膺获智慧课堂创新奖个人组特等奖,秦子晓老师获得智慧课堂创新奖个人组一等奖,彭伟良、锺国誉、杨咏薇老师则分别获得智慧课堂创新奖个人组二等奖。

(11月06日讯)日前,第六届日新文学奖经评委会评阅后正式审议表决,从不同体裁的来稿中评出27份优秀作品,其中包括初中部10份、高中部12份及公开组5份。 「大山脚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写作人人才辈出的马华文学重镇;以伯公埕为信仰文化中心,日新中小学的教育摇篮,社团会馆林立所形成的华人精神场所,其实都隐含着地方和情感的诗意召唤,无形地构成了小镇独特的空间氛围。像陈政欣在《文学武吉》所绘制的空间经验和文学家园之标示一样,述说的是一种归属与认同的情感;或如方路在〈大山脚词汇〉一诗中,通过地景、人物、童玩等,拼贴出地方的记忆,展示了大山脚具有历史意象的景致,空间结构中的深层意涵」是马华作家辛金顺博士在《母音阶——大山脚作家文学作品选集》一书中作序时写下的一段话,足见文字早已依靠着不同的方式,在这一片我们所生所长的土地上,长成了参天大树。 作为这一参天大树下的唯一一所华文独中,日新独中也一直肩负着自己的使命,在课堂内、课堂外不断的鼓励学生用文字去记录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乃至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等等,以期在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甄别是非能力的同时,也能够为马来西亚文坛种下新一批的树苗。也因为如此,我校华文组及出版处自2015年始便联合主办日新文学奖,为校内师生提供了一个良好的文字创作平台。

10/144